最美的遇见

遇见美女

“最美的遇见”活动,我本来是不想参加的。不过今天一大早接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电话,所以我决定参加,哪怕我们的故事远远偏离了活动主题!

明明知道
鹊桥无渡
纵然
毒不过相思路

明明知道
煎熬路途难重逢
罢了酒,熄了灯
卧睡读守候

明明知道
春章秋华,人匆匆
呜……
绿荫深径箫独诵
怆然断桥处
天南海北
岁月几沙河
相思有路绪无头
独怜桂枝折

初中三年级下学期那年,也就是我即将面临中考。

冷清了一个月的学校因为新学期开始而热闹起来。我还是和上学期一样,只要不是上课时间,一有机会就喜欢到我们班所处教学楼的三楼和前面实验楼相连的天桥上,静静的看着二楼。

以至于班里好多同学都说我,很内向很孤僻,不喜欢吵吵闹闹,不合群,以至于班主任也找我谈了几次话。

是的,直到中考的前一天,在他们眼中我都没有变——还是在那里,一个人!

其实并不是我真的内向,而是我只想看看她。而只有在这里看才不会被人发现,因为在我们那个时候,“早恋”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犯罪”。

不过我也只是暗恋而已。

我和她来自同一所幼儿园,同一所小学,甚至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还是同桌,那些年我们有着很深厚的友谊。

也有可能是初中时朦脓情感作祟吧,猛的有一天,我好想对她说——我喜欢你!不过这话我并没有说,因为她是校花,她每天收到的情书可能比我每天触摸到的纸张还要多。

他是我的好哥们。“哥们”这词,在我们那学生年代很常见。

因为不爱学习的男孩子在学校“无所事事”,就学着电影里演,大哥小弟撕地盘的。

记得那时,他还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痞子道”的大哥。

不过,不要误会,我可不是坏人,当然也算不上学霸。可惜后来我也学坏了,和他一样,只是不一样的是,我会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之后,再和他们一起流里流气。

印象中,学校的车棚(放置学生自行车的地方)就是“团伙决斗”的地方,而且决斗的很多原因就是因为“女生”。因此我和他还进过几次所子。

我不喜欢无事生非,可能为了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约战车棚,这是不可取的。但是我也不喜欢我心中的她不开心,“年少轻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我就和他一起捍卫他的女神——她。

这学期开学的时候,他辍学了,说“早点混社会早点出人头地”。而我只能恢复如常,站在天桥默默的看着二楼。

不过好久好久,似乎是直到没几天中考的时候,我都没有见到她。

因此我还问了和她玩的比较要好的同学,答案就两个版本:“凤凤和阿健私奔了,他们一起闯荡江湖去了”,“秀凤转学了,好像是因为我们学校的风气不好,他爸爸怕她学坏!”

后来心里似乎空落落的,总觉得这辈子和她都不会再见面了。

说实话,在大学没毕业时,我就兼着工作了,后因家里的一些帮助也开始经商。

我可是第一批电商,当然也是第一批垮掉的电商。我还做了文化与传媒类的生意,快速的成功也快速的失败。之后就职业做策划,各类策划,大到企业战略制定,小道门店的开业活动。

为什么做策划呢?其实这里面有一件事,促使我有了这念头。

焰舞台,那是家乡唯一的一家慢摇酒吧。这天的晚上,无所事事的我觉得到酒吧喝瓶红酒看看DC跳舞,应该是种享受。

那天我并没有选择卡座,而是选择酒水吧台,因为在这里可以把整个酒吧收入眼底,也因为雷射灯不会曳经这里。

刚喝完一杯红酒,就有一男子举着酒杯站在我旁边,“哥们,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对的,是阿健。有几年没见的阿健,身上的流里流气变成成熟稳健。我们从事业聊到将来,他还美美的称赞自己讨了个好媳妇。

顿时,我心里就咯噔了下,难道秀凤真的嫁给了她?似乎阿健看出了我的疑虑,就给我到了杯红酒,并讲诉了几件还是学生时的事情,尤其是几次我们一同进所子的事。

我笑了笑,“你那时不是喜欢秀凤吗?再说你们现在的确在一起了啊!”继而耸了耸肩,举起酒杯,“别的不说,就为我们是‘兄弟’,就应该帮你。来,干杯!”

阿健并没有喝,而是把酒杯放了下来,“她是你的女神,所以我才为她干仗。她一直以来就喜欢你!”

这怎么可能?记忆中我还见过阿健送了好几次情书给秀凤,并且秀凤也回过情书,“阿健,你不会在哄(骗)我吧!”

“难怪秀凤在信笺里说你是呆子,你到现在还是呆子。”阿健自顾自喝杯酒,“当时你要是表白的话,她压根就不会转校,更不会留学韩国,并在韩国创业!嗯……我媳妇是她闺蜜!”

阿健继续说道着,而我一直到离开焰舞台回到家里,都沉默着。

原来所谓的情书,只是秀凤让阿健摸摸我的底——到底喜不喜欢她。

原来从始至终都是我主观上的错误,再说那时哪有女孩子向男生表白的。

这一刻我仿佛发现,爱情女神一直在眷顾这我,因为她还是单身,并且即将把公司迁进国内。

又是一年过去了,这期间我幻想过各种我和她再见面的样子,并且要在第一时间对她说——我喜欢你。

在这一年里,我坚定的做起了职业策划,并且在行业圈子里小有名气。而促使成名的是青藤茶楼在西湖举办大型周年庆活动的案子。

这天上午,我来到到西湖边,巡查因为活动而临时弄好的花圃和花艺桌。一切都妥妥当当的,无事的我起了去断桥的念头。

断桥,在白堤东端。当人们走到这